• |

党建是组织动员科技工作者把最好的技术和才能贡献给国家-ag亚娱集团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3年04月19日 浏览数:2913
访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会
党委书记、理事长何满潮院士

1.jpg

  访谈专家:何院士,您好!您在中国科协"党的二十大代表进学会"系列学习活动中的发言很精彩。您讲到,科技创新是学会工作的首要任务,学会抓党建,就要抓科技创新,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围绕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围绕国家重大需求潜心科研,砥砺前行。如果请您用一句话来概括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的党建工作,您会怎么说呢?
  何满潮:党建是组织动员科技工作者把最好的技术和才能贡献给国家。
  访谈专家:为什么这么说?
  何满潮:学会不是行政机构,学会是科技工作者组成的团体,科技工作者才思敏捷、思想活跃。通过学会党建,可以把各种活跃的思想统一起来,把科技工作者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形成合力。我们学工程的,对"合力"有更深的理解,那就是形成合力后,必须有个"着力点",学会党建的着力点就是科技创新。我认为,学会党建是推进一切工作的总引擎,落实科技创新是学会党建的着力点,也是学会党建工作的抓手。
  访谈专家: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服务于多项国家重大工工程的建设,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撑。
  何满潮:国家重大铁路工程是党的主张、人民的心声,是国家基础建设的重大工程,要凝聚高质量推进工程建设的强大力量,选择最专业的人用最好的水平去服务。这是大事,也是岩石力学工作者最想施展才干的事情,岩石力学工作者希望把最好的技术贡献给国家,学会要为岩石力学工作者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实实在在地把服务做出来。如果学会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就是学会失职了,如果意识到这一点,学会的很多工作就好做了。
  我们这辈人,大多60多岁了,积攒了一辈子的经验,用了就这几年,不用也就这几年,很快就退休了,很快就干不动了,更要抓紧时间为国家尽责,在实际的工程当中施展聪明才智。还有一批人就是年轻人,年轻人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学会更要为他们搭建平台。过去学会的理事长、副理事长、秘书长都有级别,现在学会已经淡化了行政色彩。
  访谈专家:学会是怎样为岩石力学工作者搭建这样一个平台的?在这个过程中,又是怎么做到打破官本位的?
  何满潮:我们把学会的干部分成"社会主义干部"和"共产主义干部",前者就是按劳分配挣工资,有编制名额。学会不是生产单位,学会的工作不可能有更多的编制,那么学会怎么吸引一流的专家呢?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要对未来负责,为未来准备人才,那如何为希望在学会平台上展示才华的青年人提供更多的位置呢?让青年人在学会平台上和一流的专家共同奋斗,学习智慧。这是学会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学会从25000名会员里挑选17位全国标志性人才,这些人大都是40岁以下的正教授专家,比如"杰青"、长江学者等,他们业务上已崭露头角,取得了一定成绩。学会给他们提供兼职副秘书长的位置,我们称之为"共产主义萌芽式干部"。什么叫"共产主义萌芽"?列宁说过,星期六的义务劳动叫共产主义萌芽。我们对这些"共产主义萌芽式干部"的兼职工作不提供报酬,但是我们给他们提供位置,为他们提供展示才华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他们可以接触到国内外一流的专家,当然这些"共产主义萌芽式干部"首先要提供服务。
  访谈专家:怎么服务?服务谁?
  何满潮:比如,举行国际会议就是一个平台。过去是由会务公司来干,现在由17位兼职副秘书长来组织主办,要具体到负责会务、翻译等工作。前来参加国际会议的世界知名科学家,平常见不到,现在这17位兼职副秘书长与世界知名科学家却可以一对一地对接。这对青年人来说,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在联系、服务的过程中,不仅有学术探讨,还会有情感的递增,这就把长期合作机制建立起来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不仅延伸到国内专家之间,也延伸到国际,这些青年人自然而然就走向世界科技舞台的中央。国内的理事长、副理事长很忙,我们的兼职副秘书长联系国内的理事长、副理事长,也都是一对一的对接,学会的很多工作就要靠这些副秘书长来做,他们在做学会工作的同时,也跟着理事长、副理事长们学习很多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
  访谈专家:您是怎么发现这17位全国标志性人才的?
  何满潮:一是通过评奖发现人才。学会每年都组织评选科学技术进步奖、发明奖和自然科学奖,在评选奖项中发现一批青年人。二是通过举办学术会议发现人才。青年人参加学会会议都有发言,学会的理事长、副理事长,以及各小组的主席、副主席都参加学术会议,都会发现人才、推荐人才。
  访谈专家:在学会党建引领学会改革方面,我们是怎么做的?
  何满潮:学会党建引领学会改革,改革的过程是为科技工作者提供良好平台的过程,实质上是实现高质量组织和提供优质服务的过程。
  过去,学会的51个分支机构每年都各自组织会议,没有总的指导,这就出现了资源碎片化现象。分会也希望理事长、秘书长去作指导,但每年这么多场会议不可能都去参加,我们决定实行重大改革。每年就开一次会,总会订好场地,由这些"共产主义萌芽式干部"来组织,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四五千人聚在一起召开学术会议。总结起来,我们从两个维度对学术交流平台进行重大改革。
  第一个维度是在广度上提升至国际化、规模化、三位一体化,做成有品牌的国际化论坛。首先是国际化。学会把本专业世界上最权威的科学家请来给大家做报告,这就是给大家服务。有一次,我们同时请来了国际岩石力学与岩石工程学会的主席和四个副主席来中国作报告,他们讲得不一定都很好,但是这可以让中国的年轻学者了解到什么是国际水平,或者说现在的国际水平是什么样的。
  其次是规模化。大家共同来享受一次学术盛宴。我们有三四十个分会场,岩石力学领域的科技工作者想做什么样的工程,涉及到哪方面的问题,就可以做相关方面的学术交流。可以说,这一个星期,对岩石力学与工程领域的科技工作者来说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
  最后是三位一体化。我们虽然是简单的会议形式,但实际上内涵是非常丰富的,在workshop做专题报告,对某些热门课题办培训班,每年大约还有100多家企业在学术年会上进行展览,大家在开会时还能够看到很多最新的仪器装备。科学家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展现出来,而工程院希望用成果为实体经济服务,所以用学术报告引领学术发展,用技术培训引领行业发展,用仪器展示紧密联合工业界、企业界,这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建立了科技创新的大系统。
  第二个维度是深度上的改革,对"卡脖子"问题进行更深度的讨论,向科学难题进军。我们就解决某个问题集中精力来讨论,一次不行两次,每个专业委员会每年要选1~2个题目。比如,2021年,学会就重大铁路工程的软岩问题召开专题会议,请全国顶尖专家发表意见。我们不是纯开会,还邀请设计单位和施工单位的专家来参会,将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起来,让理论指导实践,也让实践来检验理论。学术讨论的同时,施工单位的同志也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哪些难题已经解决了,哪些难题是真难,都摆在大家面前。这样,研究者可以进一步了解自己的研究方向,明确难点到底在哪里。
  访谈专家:在组织服务过程中,学会最自豪的一件事是什么?
  何满潮:做桥梁纽带进行组织服务是学会应该做的事情,学会通过搭建平台,把设计部门难题、一线施工部门难题和研究者联系起来。我们学会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把与岩石力学学会有关的14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组织起来,成立科技创新联合体。第一个抓手就是重大铁路工程,我们搞了三个清单和一个论坛。
  第一个是问题清单。我们组织设计部门和施工部门座谈,共同研究有哪些问题现在解决不了,把问题列出来,形成一个问题清单交给科技创新联合体。问题清单中已经被国家重点实验室解决的罗列出来,形成第二清单--技术推广清单。问题清单中目前没有解决的,需要今后攻关研究的,罗列出来形成第三个清单--技术攻关清单。
  这三个清单怎么对接?为此,我们建立了一个"雅林论坛"。 。雅林论坛会议地点选取在雅安、林芝、北京三个地方。为了方便科技人员勘探、研讨,需要解决的问题距离哪个地方近,论坛就在哪里开,需要全国各方专家到北京研讨解决就在北京开。
  论坛是一个科研成果转化平台,三个清单通过雅林论坛互相转化。论坛第一个对接就是问题清单和技术推广清单。针对问题清单罗列的问题,在论坛上给出答案,答案认为可行的,就立即在工程现场进行实验验证,实验验证可行后就列入技术推广清单;如果不可行,就把问题列入技术攻关清单。第二个对接的是技术推广清单和技术攻关清单。需要攻关的技术,交由工程单位承担,大家共同在现场做实验,实验成功并经专家鉴定可行后,从攻关清单移出,列入技术推广清单。如果不可行,继续列在技术攻关清单。
  访谈专家:何院士,您讲的这些实例,生动地呈现出科技创新不仅是一个经济的过程,还是一个社会的过程。
  何满潮:是的,服务国家重大工程需要一批人为之奋斗,需要一个体制机制来为之保障。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体制机制,可能也能做,但会慢一点,国家也可能遭受损失。说科学是力量,科学是经济,那都不是白说的,都是有根据的。我们科技创新联合体队伍是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的,虽然看起来是一点一滴,但一环扣一环、年年岁岁汇集起来,就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

2.jpg

  访谈专家:做这么多事,工作中是不是也会遇到一些阻碍或困难?
  何满潮:困难是随处可遇的。对我们来说,困难将提出新的挑战,也会为我们解决问题提供新的思路。学会科技人员积累了一辈子的经验,特别是深部岩土力学与地下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从研究所发展到现在,一路走来,也是解决这些难题的过程。现在想来,面对最难的问题也能够提出解决思路,这是非常欣慰的事情。
  访谈专家:您对中国科协学会党建工作有什么建议?您认为中国科协的学会党建工作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何满潮:科学技术是人类的伟大创造性活动,一切科技创新活动都是人做出来的。学会是由科技工作者组成的,科技工作者来做党建,会把党建工作和科技创新紧密结合,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搞科技创新的。科技创新是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召开的"科技三会"上指出,"科技创新是核心,抓住了科技创新就抓住了牵动我国发展全局的牛鼻子。两院院士和广大科技工作者是国家的财富、人民的骄傲、民族的光荣,大家责任重大、使命重大,应该努力为建成创新型国家、建成世界科技强国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党中央抓科技创新,实际上是动员全国的科技工作者形成合力,立足未来去搞科技创新。
  现在的学会党建和当时的"科技三会"是一脉相承的。学会的党建应该怎么做?军队党建是打胜仗,学会党建就是科技创新。如果说学会的科技创新没做好,那就是学会党建工作没做好。科协党建工作要反映科技工作者最深层的愿望,不能把党建和科技工作者割裂开来,所以要依靠科技工作者做学会党建,他们最想干的事情就是党建应该做的事情。依靠科技工作者做党建,把党建工作做到与科技创新结合,党建工作一定会形成完美的回路,这就说明我们把党建做实了。
  访谈专家:何院士,您讲得非常深刻,再次感谢您接受采访,希望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在未来能发展得更好,为我们国家的科技创新贡献更大的力量。
  何满潮:这是我们的真实想法,也谢谢你们。让我们一起加油,在现代化建设主战场上有更大的作为,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转自2023年第2期《学会》杂志,本文访谈、撰稿:戴宏,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