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纪念hudson教授专题-ag亚娱集团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9日 浏览数:15841
  新春伊始,大地复苏。正当中国人民欢庆传统佳节之际,突然传来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前任主席(2007-2011)英国j.a.hudson教授不幸仙逝的消息。闻此噩耗后,恰似一声霹雳,使笔者如同从琼楼玉宇的天上宫阙,突然坠落到凄凄惨惨的人间世界。我怎么也想不通:2018年12月20日j.a.hudson教授和他的夫人carol伉俪还联名给我发信祝贺圣诞节和新年,并告诉我他正忙于新专著的撰写工作(附件1)。但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撒手人寰一命归天。仁慈博爱的上苍,你是多么不公呀!

  一提起j.a.hudson教授的英名,正如笔者给carol的唁电所指出的:他在国际岩石力学界,一直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他的不幸仙逝不仅是家人,同时也是全球岩石力学界所有同仁们的一大损失。他的伟大贡献和笑容,将永远留在我们最珍贵的记忆中(附件2)。在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j.a.hudson教授不仅是科学家,还是一位国际著名的教育家。在他执教英国帝国学院(全称为"imperialcollegeofscience,technology&medicinelondon,uk")期间,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在全球范围内培养出大批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他的门生现已成长为不同国家的栋梁。

  至于在我国岩石力学界,j.a.hudson教授的鼎鼎大名,可以说如雷贯耳。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就应邀来到北京进行岩石力学专题讲座,随后又积极推动合作研究,联合咨询,共同发起召开多次中国岩石(sinorock)国际会议。

  此外,他在英国帝国学院执教期间,共培养了16名博士研究生,其中有5名来自中国。在人才培养方面,他在来信中指出:"作为一个岩石力学大国,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研究人员和工程师,他们堪称一个天才群体,能够打破常规,进行创造性的开发、研究。"

  谈到对中国岩石力学界的总体印象时,他在给笔者的来信中强调:"中国在理论岩石力学质量和在建的地面、地下岩石工程数量方面,正在全球范围内起引领作用。今后一定会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在这方面,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的重要作用将日益增加。"

  至于j.a.hudson教授与笔者个人的交往,作为中国岩石力学界的一名老兵,几乎参加了大部分交流、互动活动。近40年来,历久弥新,源远流长,至今我还在专用的挡案盒中,珍藏着与他有关的信息。值得提出的是:在他来信中的发信人签名一栏,他一向不按常规用全称,只用爱称(petname)"john"。见微知著,一叶知秋。区区小事足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深情厚谊。

  以下重点汇报几个令人难忘的情节:

  -----上世纪80年代初,作为陈宗基先生身边的工作人员--当时担任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中国国家小组秘书长,笔者多次受他的委托,盛情款待j.a.hudson教授。他对中国美食文化情有独钟,特别喜欢吃北京烤鸭。在宴会前,我经常引用北京谚语"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建议大家千万别带着遗憾回家呀!(nevergetbackhomewithfullregret!)。一句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宾主融为一体,大快朵颐,席间的气氛顿时变得空前活跃起来。

  另外,他对中国杂技(acrobatics)也非常欣赏,不时主动提出去一饱眼福。我们当然会满足他的要求。

  还值得提出的是:他对中国经典文化的热爱。在他给我的信中,可用汉英对照的形式准确地写出三国演义中的谚语

  "万(wàn)事(shì)俱(jù)备(bēi),只(zhǐ)欠(qiàn)东(dōng)风(fēng)"--everythingisready,andallthatweneedisaneastwind.

  --j.a.hudson教授屡次对冯夏庭教授予以高度评价。例如:在2012年12月21日给笔者的信中说:"为促进国际岩石力学学会的发展,冯教授完成了一系列开创性的工作……他具备高超的领导才能,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很荣幸在他的领导下,日益兴旺发达。"

  --在笔者担任《岩石力学与工程动态》主编期间,j.a.hudson教授应邀于2010年7月20日来函,借他70岁华诞之际,简要叙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个人信息:如家庭成员,个人爱好,如何走进岩石力学科学殿堂等。来信又一次强调他特别喜欢在中国吃到当地的美食;还提到不仅他本人,他的夫人carol也喜欢阅读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出版的《动态》等等(详见附件3)。

  --2007年j.a.hudson教授委托笔者代表他以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主席名义参加了在厦门召开的国际海底隧道施工技术研讨会--国际岩石力学学会区域性会议(isrmregionalsymposium)。

  --上世纪80年代伊始,笔者推荐本人的硕士研究生矫勇同学(回国后历任水利部副部长等职)就读于j.a.hudson教授门下,以获得博士学位。他在第一时间回函慷慨允诺。

  一想到这些温馨片段,笔者就感到自己的思想得到升华(distillation),灵魂得到净化(catharsis),认为有责任、有义务去揭开尘封的历史,记录我们之间的一些往事。以寄托我无限的哀思。

  大音无声,大象无形。j.a.hudson教授既平凡又伟大的传奇人生是战斗的一生,奉献的一生。虽已病入膏肓,仍携手夫人在案边字斟句酌,埋头苦干。每念及此,不禁潸然泪下,唏嘘不已。j.a.hudson教授一贯职业道德高尚,治学态度严谨,学识渊博,著作等身,礼贤下士,平等待人,从不以专家、权威自居,他的一系列传世佳作将永放光芒。

  j.a.hudson教授和我们永别了。我们再也看不到他和蔼的面庞和伟岸的身影,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和精彩的演讲。但是"天上人间常相忆,思念连绵永无期",我们永远怀念他。

  j.a.hudson教授永垂不朽!

  呜呼哀哉,尚飨!

  (傅冰骏供稿)


  致谢本文承张维教授惠予审阅,笔者深表感激。
网站地图